轴林子

会羡慕。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感谢您的整理。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王喻】燃尽星辰(上)


当属于我的星星燃尽的时候,你会在原地等我吗?

——不会,我只会在清晨牵起你的手,然后

  

 深深地吻下去。

*重生向预警角色死亡向预警

*开放式结局(大概

   在荣耀的国度里,那里有着丰富而其妙的故事。不同种族能够融洽相处的地方。

   那里有无法停止的暗夜,只有岩石缝里矿石的微光折射着刀影;那里有永远无法攀登的山峰,矗立在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削尖的山峰像星星陨落的一角;那里有无边的大海和流淌的细沙,里面住着的拥有比大海还让人难忘的容颜。在深深的地下,有神秘的种族守着诡谲的阵法。滚烫的熔岩流过的地方,有人见过龙的影子,层层鳞片负着燃烧的火焰。这里同时拥有着大漠和森林,相传那里的勇士有谁也不发浇灭的热血。

   精灵,兽人,属于暗夜的人们,魔法师,刀客,战士齐聚这个让人着迷的热土。

   

他们可能是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后来在这里扎下根来,也或许是追随着最美丽的森林与河流,也有的是为了金钱和财富停留于此。而生活在星辰山的魔法师,是不知道如何来到这里的,有人说他们是星星陨落时自然的奇妙魔法,也有的人说他们的祖先是强大的魔法师,发现的这神秘山峰的秘密,为了守护它,便让任何外来者都无法到达峰顶。而曾经到过半山腰的佣兵说看见过这山上有坐高高的塔,已经超越了云层,大概是可以触及到夜空的高度吧。他们的魔法再也没有元素的力量,而是更为神秘的银光,像是……流星划过的轨迹。

    这里最昂贵的珍珠是海底的半人半鱼种族的泪珠,他们生活在漆黑的海底,有着惑人心魄的双眼和出生便烙印在骨子里的暗夜法力。他们待人友善,有时有着皎洁月光的夜里会响起他们空灵的声音,被周围的渔民当做吉祥的征兆。其它种族的人羡慕但尊重着这美丽的种族。荣耀的国度一直都是繁荣而和平,幸福而富足……

 

    “无稽之谈。”

 
   念书的声音突然被打断,栗色头发的年轻人从橡木地板上跳起来,那本《荣耀起源》的书被放在了一旁,他背上的披风轻轻一扫,无数似灰尘一样的粉末在夕阳的余晖下闪闪发亮。

   “所以说族长你封闭太久啦,战争都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就到书上连一笔都没有提过那场旁人无法理解的战争。”

  “这很正常。无法解释和相信的事件和历史,到最后,只会变成亦真亦假的传说。”
     靠在窗边的是一位带着尖帽子的魔法师,帽子遮住了他灰白的头发和半张脸,只看到了一只银色的眼罩,藤蔓样的花纹在上边崎岖盘绕。王杰希低下头,看着帽子上的系着的流苏垂下来。

 
   “那些家伙都是这样,迟早会被忘记,更何况是喻文州。”

他的手猛然握住了旁边的木桌边缘,险些碰翻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我可能会离开几天。”王杰希拍拍帽子,“这段时间你就别往外跑了。”

  
  
  刘小别后背一僵,连忙道“族长你是要去哪?”

    “烈焰山谷。”

     刘小别一愣,

“兴欣那群家伙?找他们干什么。”

“快要成功了,我会和许斌交代好再走。”
他轻声说,背后流淌过的时间是久到不能想象的。

  刘小别没有做声,揣着那本他从外面书店里淘来的书退出去了。

   王杰希在做的事他们一直知道,是违背自然的魔法,是禁忌而不可触碰的魔法。

   复生。
   在多么强大和古老的典籍中,这都不可能完全实现,即使星辰魔法也不行。

  

  但他想复活喻文州,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喻黄〕速成恋爱01

*瞎掰了一堆
别深究
*喻黄only  谢谢喜欢

01 琵琶

喻文州家小区下的路上有一家新开的琴行。
他注意到的时候是那个星期五晚上,在一诊室姑娘的念叨下终于下班了。星期五人又很多,大多数是叽叽喳喳还穿着校服的学生来看牙,倒是给冷冰冰的医院着了不少色。

从医院到家有大概5站公交的样子,冬天总是黑得挺早,天空像打翻的水彩颜料,稀里糊涂的全在调色盘里混在一起了,最后化为深色模糊成一片。只留了个淡黄色的尾巴。
聚餐完了时,外面早就黑透了,裹在朦胧的白雾里。路灯把水泥路照得惨白惨白,呼啸过的车子卷起疲惫的尘埃。
冷。
喻文州把帽子拉起来,瞬间暖和成狗,羽绒服帽子裹着脑袋。G市的冬天来得迟,但此时是1月下旬了,夜间冷风还是能吹得人瑟缩发抖的。

喻文州刚刚和几个同事吃过堡仔饭,肚皮里暖哄哄的,口腔里还有些许辣感,呛到喉管里。

拖着小调的步子,他向站台走去,裹在衣服里,还懒到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牵条狗在提个保温杯,可能就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不过我们的喻医生是全然不担心这点的,他脱了白大卦拉下口罩仍是大好青年一个。除了今年喻妈妈给他找的相亲是以往的成倍的事让他颇为无奈外。

喻文州觉得自己还年轻着呢,刚过25离奔三又差点儿刚好卡在这个梗上――如果27算刚过25的话。

不过对于正畸科的喻医生为什么不找女朋友这点,完全就是因为他非直男。

不过他弯的过程只能说是天命注定,那能怎么办,一群20刚出头的小年轻围在一起看a片只有他脸大不给面子不起反应也是很绝望??

既然弯的纯天然,喻文州也不去深究了。这种事只能看机缘,当然他暂时没在李轩和张新杰脸上看出啥机缘来。

“――呜”

  他上了公交车。大晚上的车里的白光把人脸照得惨白惨白,司机也不耐想收工下班,看到站台没人想上车后“吱呀”关了车门。喻文州刷卡后拉着扶手往后面走,坐在了靠窗的座位。靠着座位,头发在乱支在座位靠背上,眼睛眯着,但瞳仁却散散的聚着。
他前阵子申请了出国游学,可能是被喻妈妈逼得认为在国内没有自己的机缘,要去国外碰碰运气啦。所以他可能得考虑如果通过了自己的租的房子等一些问题。怎么说呢,或许会被当成一种另向逃避,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着会对他的帮助多大,喻文州自己清楚。
看到眼前的熟悉的街道在隔着车窗玻璃冲自己打招呼,喻文州轻轻抬头站起来,衣服下摆一打旋儿就消失在了公交后门,只留下不知道是谁的叹息。

喻文州租的房子在商业街的旁边,因为是按的医院就近方便上班的原则找的,而且并没有买房的打算,就在这个小区租了房。
小区最外侧房底下是一排铺子,也是开发商那来出租的,也是早全租出去了,一水的茶楼超市杂货店,以前有个在下面开小龙虾的,喻文州表示虽然挺好吃但晚上实在太吵了被业主群的阿姨给叉走了。
这下耳根子干净了,但夜宵算是没了。小龙虾搬走后,只留下了一个还挺大的一个店铺,这几天又开始有人进去敲敲打打装修起来。总之是不愁租的。昨天注意到的时候好像是铺了木地板,墙上有贴深色的墙纸,整个店面完全脱离了之前小龙虾的画风,算是简洁但有格调的。
可能是发廊之类...的?喻文州抓抓自己的头发。
这可不怪他猜不到这是琴行或艺术培训学校什么的,因为这一类的,在街对面实在是太多了。每周末都能看到背着琴或小书包的学生去补课或上学琴。

啧啧,真可怜。每次喻文州看到都会感叹。
他读书那会也是在油锅里煎炸烹煮,后来找到方法了或者说是习惯了后也就过去了。数理化他暑假也去补过的,倒都是去提前去学,至于乐器之类,你要说喻文州一窍不通也不是,只是我们喻医生从未涉猎过弹钢琴之类的泡妹必杀技便是了。

  小区有车正出来,强光闪着出来,刚好撞上喻文州的抬头。喻文州下意识偏过头,耳朵好像听到了夹杂着车的鸣声的破碎音符,同时又有一大团暖黄光晕揉进他的眼。
是那家店。

店面有点看不清,大概是彩灯还没弄好通电,勉强能看出上面是“蓝雨”两个字,又下角的实在是看不清这和音符混在一起的花体字,但估计是“琴行”俩字。

  里面有个几乎和店里的暖光融在了一起的青年,轮廓温暖而模糊――当然他的黑夹克是不会混在一起的。
他染着深棕头发,发尖儿上带点儿淡黄,这也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
他垂着头,眼睛在碎刘海里发亮,淡色的唇辦轻抿着,背微弓着坐在琴凳上,绷起身上流畅的线条。手臂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指尖上有光在颤动。
  他手指搭在了柔软的瓷白上,象牙的边缘透明而耀眼,小叶紫檀的琴身画着圆弧,银弦要发出珠落玉盘的颗粒声。
   他怀抱着清雅灵动的圣器。
 
   他的怀里抱着的是玉色的琵琶。

蛤蛤蛤蛤之前一直没去刷莫凡的碎片,今天抽到了卡,这个激活乐死我了蛤蛤蛤蛤蛤蛤斩楼兰肥羊蛤蛤蛤蛤莫凡天使不能再可爱

指...指绘真难,第一次尝试,手指都要戳断了....没有结构!没有比例!其实主要是为了一个脑洞捣腾出来的。

〖江咽·重阳·原创〗

已经是重阳了啊...

今天是娘子过逝的第七天.

不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怨恨我.

那些人找来的时候,娘子还戴着青斗笠摘杏。
他们...他们说要金银珍贝,我,我便把娘子的嫁妆和我们数十载的积蓄给了他们.

他们,还说要孩童的血来复苏...我,我便把我和娘子的一双儿女给了去。

他们,他们贪得无厌!

他们要一个内力深厚的人于冥火中活祭。

我,我把娘子推了出去.

本来,本来娘子是江湖中侠女,被我,我一个穷困书生偶然救了,她便委身于我。

呜呜...娘子.

娘子不愧是侠女啊.最后我去娘子骨灰堆找,娘子的头却完好无损.美...美极了.

后来,我不久就过逝了。

我看着这两岸花开,实在是艳丽夺目,像...娘子的眼睛。

『花丛如火,似要燃烧起来。白骨静静的躺在里面,一枝花从空洞的眼中长起,似看到了一个绝世人儿别着这来自黄泉碧落的艳丽。』

『如漩涡般的眼孔空洞的望着饮下热汤的年轻人,里面有来自地狱冥炎疯狂的诅咒。』

    年轻人饮下前汤说:“娘子,我这就来找你,娘子,我爱你。”

  说罢他便一口饮尽,眼里一片漫然的赶赴那阳间投胎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