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林子

没有分分秒秒。

群群招人

群建始于阴阳师游戏的公屏,一群书友聊着聊着就上头了。主腐向群,小说推荐,游戏讨论,番剧剧情吐槽,日常聊天。兴趣随意群。新群,没人也没规矩,找到同好不易,且行且珍惜。群号:666796986


Mr. 叶先生

Mr 叶先生



  星际年历529年,战后,我看到了一个孩子。他不像失去家园的人一样在碎石中抱头哭泣,或者尖叫着在一片废墟中翻找还有价值的东西。他茫然的看着我,仿佛还不接受将永远接受还没来得及从地下室里逃出来而被掩埋的父母。土地到处都是被科技的弹药侵蚀过的样子,尸体在高热的能量下快速腐烂着,再多的分解机器人都没有办法阻止空气中蔓延开的悲伤和绝望。是的,我们赢了,但代价却是让我们承受不起的惨重,无数房屋被摧毁,土地被敌方洒下的毒素和病菌侵害,士兵连着机甲在爆炸中毁灭。大量的人口损失和长久的战争带给人们的负担损失与精神折磨。很多年幼的孩子被父母用尽全力送上了逃生舱并得以幸存,这些经历过战争的恐惧和亲人死亡的打击的孩子往往还很脆弱,需要医护特殊的照看与心理辅导。孤儿院每天都会迎来近百个战争孤儿,好心的院长想继续收容这些可怜的孩子,却是已经没有能力了。国家还没来得及欢庆将敌人逼退并夺回自己的领土时,这些战后遗留的种种问题就已经都够他们头疼很长一阵子了。而这些暂时无法安置的孩子会被有一定经济能力且有意向并且家里没有超过两个孩子的家庭收养。且贵族阶层的会做出表率率先进行收养活动。

  

   我第二次见到那个孩子是在6局士兵的训练场上,而那个时候那个孩子的身份已经是叶秋上将的养子了。他坐在一旁的台阶上,看着士兵开始一天的训练,小家伙看起来已经完全消除了战争带给他阴影了,充满好奇的看着旁边不断记录士兵们每一次训练数值和提升然后加强训练强度的机器人,满是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之后有机会我过询问叶秋上将还没有结婚就有一个孩子的感觉怎么样。他好笑的看着我说:“怎么,也想有个小家伙在后面叫你爸爸?”他点燃了手中的烟继续道:“就是吧不能像一个人过的视乎那么随随便便了,烟也不能在家抽了,不过小蓝上学后就不怎么叫我爸爸了,倒是学着你们叫我叶上将叶先生。”他估计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说到一半眼睛眯着吸了一口烟,问了我下时间表示自己还有事,便掐掉烟搭车走了。


  与叶秋上将告别后,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我与叶秋上将后一次见面。

  

  

*文名顺口取的。勿杠

*不知道有无后续



〔喻黄〕速成恋爱02

*瞎掰不深究 

*喻黄only


  02 弧


 

  黄少天是上个月和他师傅决定搬这儿来的,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他师傅决定要搬这儿来非拉黄少天来的。

  不过师傅他老人家就说了,这儿方便,而且就在你新租的房子下面,贼方便。

    黄少天小师傅满头黑线,要蹭吃请说的明白一点。

  话说黄少天和他师傅,都是搞音乐的,重点是,搞民乐的。当然除了吉他钢琴之类的必习技能。而黄少天,作为他师傅最得意的徒弟,自然也是一手琵琶弹的绝响。黄少天自打从那个正儿八经的艺术学院毕业,不,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开始和他师傅去收教学员,去参演音乐会,后来出国演出,名头混得越来越响,游说阿姨带家里的小朋友来学乐器的本领越来越高。

  

     当师徒两人的合奏妙到巅峰,招收生意的本事越来越强时,黄少天他师傅想不再这么飘荡了,干脆自己当起老板来,店名就用当时自己年轻时组建过的乐队的名字:蓝雨。

    新店开张,黄少天张罗了一整天,把架子全斗上架到墙上去。店里笛笙箫外加葫芦丝挂那长长短短一排溜的,红穗子掉下来分外好看。古琴也是倒着挂的,一端的流苏打着绳结儿,照抚着下面装着昂贵琵琶的玻璃柜子,印出摇曳的影子。

  一串的木色吉他大大小小,下面是同样挂起来的一排小提琴,上好木料像在泛着油光一般,有着琵琶的缩影在里面。对面的一排琵琶刚刚被黄少天挂上去,从尘封的箱子中出来,有一股子木屑的味道。每一个琵琶后边都还挂着二胡,从练习琴到蛇皮一颗颗美丽坚硬如异域的宝石的好琴,有强烈的情感封印在两根银丝琴弦上的,急于找到自己的那根竹弓子,和着松香的白末拖出悠长的调子。


   黄少天最近全在忙店里的布置,把宝贝的琴全摆好,只剩下几张古筝和零散散的松香盒子和贝壳指甲没整理放好。不管脚下的横七竖八的古筝架子,黄少天点了外卖后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琵琶取下来,总觉得在新环境来上一曲就不一样。两指打上去想不用思考,便流淌出清灵的弦颤声。

     黄少天喜欢民乐了十多年,也学了民乐十多年,可以说是他人生中连对喜欢的姑娘都没这么长久过。 

     

     纵使学习了更多种的乐器,他可以说也是最钟情于琵琶,这个当年被他嫌弃是小姑娘摆弄的玩意。

  嘛,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他生命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了。他性格活泼且话唠的紧,打游戏或找友人唠嗑的时候又是说个不停。所以看到他弹琴时专注安静的样子,都是啧啧称奇。清脆的琵琶声如滴滴流水飞溅在灰白的石头上,连串的滴答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淌着,永远不缺生机和活力。

     他眼角余光中注意到店前玻璃外有个人站在那,不过也没管,卖乐器顺教收学员的店也是不少人感兴趣会进来瞧瞧,但大多是也就止步于此了,很多时候都是介绍了一堆最后落得一句“很不错,等有空也想来学学呢”。  

    一曲毕了,黄少天放下琴,瞥见门口那人还没走,纵使累了一天再不想招待人也不能把人家晾在那儿不管。便推开玻璃门,笑着对外面立了有一会儿的人说

    

   “怎么,对琵琶感兴趣吗?要不要进来看看?”

      

   喻文州迟疑的点点头,随即“嗯”了一声。

 

      黄少天把人带进来便开始从左边那排乐器介绍着:“我们店基本都是民乐,琵琶是主打乐器,虽然不如二胡啊提琴声音大,感染力强,但是声音明亮清脆,像十面埋伏之类的名曲也只有琵琶才弹得出来那种杀气,而像二胡声音悠长……”

    喻文州进到店里,却只盯着被主人放在椅子上的琵琶,问道“刚刚你弹的是什么曲子?”

    “《阳春白雪》,琵琶的名曲。”见他可能只是对曲子感兴趣黄少天也就没做太多介绍。


     “我可以拿一拿吗?”黄少天见那人抬起头来,指着那个琵琶道。


    “可以,不过得小心点一只手托住板背的下面,拿稳了。”黄少天抱起琵琶给他。


    喻文州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琴,一股独属好木料的清苦味道把他包围,他抬头对黄少天说:“有点沉”。


    “好檀木做得当然是不一样,不行去掂量掂量那些练习琴,保准轻飘飘”,他嘟囔着,随后又补了一句,“价钱也轻飘飘”。

     黄少天似乎听见喻文州轻笑了一声,但他也不确定。“那你就先看着,我还得收拾一下店,毕竟才新开张嘛。”


     喻文州应了一声,在店里瞎转悠,店铺也只有那么大,当黄少天分装完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听到了一句,”琵琶能速成吗?“

   黄少天直接气笑,”当然不能.”

喻文州从善如流,“那二胡是在你这里学吗?”

黄少天顿了顿,”可以,如果你想的话,二胡就可以速成。“

 喻文州看了看外面,“那我们明天再见,我就住这旁边小区的.”

  “行,没问题,明天我师父也在”。


送走喻文州后,黄少天摸摸酸痛的后脑勺,上楼睡觉去了。脑子再次回想了一下喻文州的样子,确定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他。


“长得蛮好看的”,这是他睡前最后一个念头。


给你

   

  给你

           By 桃酒(代发)

我真的很喜欢你,

喜欢到愿意违背世俗伦理。

我真的不想放弃你,

想用孤独的心给予你慰藉。

我真的很在乎你,

即使你没有给我回消息。

我真的把你放在心上,

所以才那样叨叨絮絮。

在我走之后,

你离开了我们坚持过的地方,

我们相遇的地方。

我可能有悄悄庆幸,

你,是不是离我更近了?

我可能有悄悄伤感,

你,是不是离我更远了。

请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虽然我从来看不到你的眼睛,

却能勉强分析只字片语。

你听不到,所以我对自己说:

我现在真的很想你,

在闷热恼人的小屋里。

我去年也曾想过你,

在大雪纷飞的街道上。

我以后也会继续想你,

在新的一年的钟声里。

我从来没想过在一起,

但却不想和你断了联系。

我绝不会坦白自己的心意,

因为我自己,

只有说说的勇气。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亲爱的朋友。

我也很爱你,我突然想起的你。

Kiss The Rain, please.

红墙

他爱红墙,经历过岁月的,又有与之矛盾的鲜活。
他爱古树,古树红墙,两者相惜相存。
他爱镜头,照片镜头另一边的眼睛总是能比平常更能捕捉到时间的痕迹和美好。
他爱镂空的花雕窗,他爱蔓延在红墙上的绿漆花雕。

他喜欢青砖,最贱最稳固的地面,淋过最多场雨,被溅过最多的血,连时间,也会被它深深埋葬。

他喜欢巷子,因为转角和未知总是美丽的,屋檐和伸出墙外的树也是充满魅力的。

他不讨厌这些地方充满游人,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有人气,才会生动,鲜活起来的。

他讨厌尘埃。
但是现在他反而喜欢灰尘,可能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即使外表还是那样,心也已经老了。

他看着那些高高的,高高的红墙看了好几百年,看着上面的油彩花纹,站在屋脊上的小兽,看着渐渐落上尘埃的窗, 看着青砖缝里的青沥。

他喜欢站在高高的地方,这样就可以览尽山河,看见那些大大小小的房屋和梯田。

现在他疲倦了,再也没有到高处去,高楼耸立的世界让他知道,自己,也要成为尘埃了。

他更喜欢坐在那些和他差不多年纪的松树下,望着干干净净的庭院,幽静的长廊,看着它们充满人声,然后又再次平静下来。

他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以前没有时间,现在却悠闲的对着一切都很陌生了。

他有时候也想过要是自己不是生来注定要这么长寿,要是就只是青瓦白墙会不会更子在,人老了,就有个老人的样子。
他闭上眼,摇摇头。认为自己的想法很荒诞。

他消失在红墙的深处。
衣摆拖得长长的,和红墙一个色,拖在地上的红有些已经染上了淡淡的青色,可能是砖里的青苔给它上了色。

他青丝及地,肩膀宽阔却削瘦,背挺得笔直。他头戴华簪却不再往日那样炫目夺人。
他样貌似男似女,把贵气和被岁月用沙揉平的柔和结合在一起。

往日他一扬袖子,四面八方的人前来往他身上戴长长的珠链,银闪闪的手环,送上镶嵌宝石的剑柄。他看着人们畏惧他,却又向往他,他像是一只华贵的麒麟神兽,庙堂之高,像一条美丽的红绫,看似柔软,却能慢慢勒死人。

现在他一甩袖子,不似往日那班沉了,也不再有金银手镯在袖中闪动,还惹了一袖子的毛球。

他也不恼,把袖子里的猫抱出来,揉了两下,想抱着它,却不是很习惯,好在这小家伙知道扒着他的衣角。

他生来便是桀骜又不可一世的青年,也是野心勃勃掌握山河的中年人,现在他只是一个生的有些老成的少年,仿若时间到转,要把欠他的,补回来了。

“请不要在这里乱扔垃圾。”
故宫皱皱眉头,看着眼前的皮孩子。
宽大的袖子像把扇子一样一扇,缕缕清风拖着老冰棍的包装纸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红红的袖子也像随着那股清风般,带着他单薄的身躯,消失在交错的红墙深处。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感谢您的整理。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王喻】燃尽星辰(上)


当属于我的星星燃尽的时候,你会在原地等我吗?

——不会,我只会在清晨牵起你的手,然后

  

 深深地吻下去。

*重生向预警角色死亡向预警

*开放式结局(大概

   在荣耀的国度里,那里有着丰富而其妙的故事。不同种族能够融洽相处的地方。

   那里有无法停止的暗夜,只有岩石缝里矿石的微光折射着刀影;那里有永远无法攀登的山峰,矗立在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削尖的山峰像星星陨落的一角;那里有无边的大海和流淌的细沙,里面住着的拥有比大海还让人难忘的容颜。在深深的地下,有神秘的种族守着诡谲的阵法。滚烫的熔岩流过的地方,有人见过龙的影子,层层鳞片负着燃烧的火焰。这里同时拥有着大漠和森林,相传那里的勇士有谁也不发浇灭的热血。

   精灵,兽人,属于暗夜的人们,魔法师,刀客,战士齐聚这个让人着迷的热土。

   

他们可能是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后来在这里扎下根来,也或许是追随着最美丽的森林与河流,也有的是为了金钱和财富停留于此。而生活在星辰山的魔法师,是不知道如何来到这里的,有人说他们是星星陨落时自然的奇妙魔法,也有的人说他们的祖先是强大的魔法师,发现的这神秘山峰的秘密,为了守护它,便让任何外来者都无法到达峰顶。而曾经到过半山腰的佣兵说看见过这山上有坐高高的塔,已经超越了云层,大概是可以触及到夜空的高度吧。他们的魔法再也没有元素的力量,而是更为神秘的银光,像是……流星划过的轨迹。

    这里最昂贵的珍珠是海底的半人半鱼种族的泪珠,他们生活在漆黑的海底,有着惑人心魄的双眼和出生便烙印在骨子里的暗夜法力。他们待人友善,有时有着皎洁月光的夜里会响起他们空灵的声音,被周围的渔民当做吉祥的征兆。其它种族的人羡慕但尊重着这美丽的种族。荣耀的国度一直都是繁荣而和平,幸福而富足……

 

    “无稽之谈。”

 
   念书的声音突然被打断,栗色头发的年轻人从橡木地板上跳起来,那本《荣耀起源》的书被放在了一旁,他背上的披风轻轻一扫,无数似灰尘一样的粉末在夕阳的余晖下闪闪发亮。

   “所以说族长你封闭太久啦,战争都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就到书上连一笔都没有提过那场旁人无法理解的战争。”

  “这很正常。无法解释和相信的事件和历史,到最后,只会变成亦真亦假的传说。”
     靠在窗边的是一位带着尖帽子的魔法师,帽子遮住了他灰白的头发和半张脸,只看到了一只银色的眼罩,藤蔓样的花纹在上边崎岖盘绕。王杰希低下头,看着帽子上的系着的流苏垂下来。

 
   “那些家伙都是这样,迟早会被忘记,更何况是喻文州。”

他的手猛然握住了旁边的木桌边缘,险些碰翻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我可能会离开几天。”王杰希拍拍帽子,“这段时间你就别往外跑了。”

  
  
  刘小别后背一僵,连忙道“族长你是要去哪?”

    “烈焰山谷。”

     刘小别一愣,

“兴欣那群家伙?找他们干什么。”

“快要成功了,我会和许斌交代好再走。”
他轻声说,背后流淌过的时间是久到不能想象的。

  刘小别没有做声,揣着那本他从外面书店里淘来的书退出去了。

   王杰希在做的事他们一直知道,是违背自然的魔法,是禁忌而不可触碰的魔法。

   复生。
   在多么强大和古老的典籍中,这都不可能完全实现,即使星辰魔法也不行。

  

  但他想复活喻文州,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喻黄〕速成恋爱01

*瞎掰了一堆
别深究
*喻黄only  谢谢喜欢

01 琵琶

喻文州家小区下的路上有一家新开的琴行。
他注意到的时候是那个星期五晚上,在一诊室姑娘的念叨下终于下班了。星期五人又很多,大多数是叽叽喳喳还穿着校服的学生来看牙,倒是给冷冰冰的医院着了不少色。

从医院到家有大概5站公交的样子,冬天总是黑得挺早,天空像打翻的水彩颜料,稀里糊涂的全在调色盘里混在一起了,最后化为深色模糊成一片。只留了个淡黄色的尾巴。
聚餐完了时,外面早就黑透了,裹在朦胧的白雾里。路灯把水泥路照得惨白惨白,呼啸过的车子卷起疲惫的尘埃。
冷。
喻文州把帽子拉起来,瞬间暖和成狗,羽绒服帽子裹着脑袋。G市的冬天来得迟,但此时是1月下旬了,夜间冷风还是能吹得人瑟缩发抖的。

喻文州刚刚和几个同事吃过堡仔饭,肚皮里暖哄哄的,口腔里还有些许辣感,呛到喉管里。

拖着小调的步子,他向站台走去,裹在衣服里,还懒到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牵条狗在提个保温杯,可能就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不过我们的喻医生是全然不担心这点的,他脱了白大卦拉下口罩仍是大好青年一个。除了今年喻妈妈给他找的相亲是以往的成倍的事让他颇为无奈外。

喻文州觉得自己还年轻着呢,刚过25离奔三又差点儿刚好卡在这个梗上――如果27算刚过25的话。

不过对于正畸科的喻医生为什么不找女朋友这点,完全就是因为他非直男。

不过他弯的过程只能说是天命注定,那能怎么办,一群20刚出头的小年轻围在一起看a片只有他脸大不给面子不起反应也是很绝望??

既然弯的纯天然,喻文州也不去深究了。这种事只能看机缘,当然他暂时没在李轩和张新杰脸上看出啥机缘来。

“――呜”

  他上了公交车。大晚上的车里的白光把人脸照得惨白惨白,司机也不耐想收工下班,看到站台没人想上车后“吱呀”关了车门。喻文州刷卡后拉着扶手往后面走,坐在了靠窗的座位。靠着座位,头发在乱支在座位靠背上,眼睛眯着,但瞳仁却散散的聚着。
他前阵子申请了出国游学,可能是被喻妈妈逼得认为在国内没有自己的机缘,要去国外碰碰运气啦。所以他可能得考虑如果通过了自己的租的房子等一些问题。怎么说呢,或许会被当成一种另向逃避,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着会对他的帮助多大,喻文州自己清楚。
看到眼前的熟悉的街道在隔着车窗玻璃冲自己打招呼,喻文州轻轻抬头站起来,衣服下摆一打旋儿就消失在了公交后门,只留下不知道是谁的叹息。

喻文州租的房子在商业街的旁边,因为是按的医院就近方便上班的原则找的,而且并没有买房的打算,就在这个小区租了房。
小区最外侧房底下是一排铺子,也是开发商那来出租的,也是早全租出去了,一水的茶楼超市杂货店,以前有个在下面开小龙虾的,喻文州表示虽然挺好吃但晚上实在太吵了被业主群的阿姨给叉走了。
这下耳根子干净了,但夜宵算是没了。小龙虾搬走后,只留下了一个还挺大的一个店铺,这几天又开始有人进去敲敲打打装修起来。总之是不愁租的。昨天注意到的时候好像是铺了木地板,墙上有贴深色的墙纸,整个店面完全脱离了之前小龙虾的画风,算是简洁但有格调的。
可能是发廊之类...的?喻文州抓抓自己的头发。
这可不怪他猜不到这是琴行或艺术培训学校什么的,因为这一类的,在街对面实在是太多了。每周末都能看到背着琴或小书包的学生去补课或上学琴。

啧啧,真可怜。每次喻文州看到都会感叹。
他读书那会也是在油锅里煎炸烹煮,后来找到方法了或者说是习惯了后也就过去了。数理化他暑假也去补过的,倒都是去提前去学,至于乐器之类,你要说喻文州一窍不通也不是,只是我们喻医生从未涉猎过弹钢琴之类的泡妹必杀技便是了。

  小区有车正出来,强光闪着出来,刚好撞上喻文州的抬头。喻文州下意识偏过头,耳朵好像听到了夹杂着车的鸣声的破碎音符,同时又有一大团暖黄光晕揉进他的眼。
是那家店。

店面有点看不清,大概是彩灯还没弄好通电,勉强能看出上面是“蓝雨”两个字,又下角的实在是看不清这和音符混在一起的花体字,但估计是“琴行”俩字。

  里面有个几乎和店里的暖光融在了一起的青年,轮廓温暖而模糊――当然他的黑夹克是不会混在一起的。
他染着深棕头发,发尖儿上带点儿淡黄,这也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
他垂着头,眼睛在碎刘海里发亮,淡色的唇辦轻抿着,背微弓着坐在琴凳上,绷起身上流畅的线条。手臂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指尖上有光在颤动。
  他手指搭在了柔软的瓷白上,象牙的边缘透明而耀眼,小叶紫檀的琴身画着圆弧,银弦要发出珠落玉盘的颗粒声。
   他怀抱着清雅灵动的圣器。
 
   他的怀里抱着的是玉色的琵琶。

指...指绘真难,第一次尝试,手指都要戳断了....没有结构!没有比例!其实主要是为了一个脑洞捣腾出来的。

〖江咽·重阳·原创〗

已经是重阳了啊...

今天是娘子过逝的第七天.

不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怨恨我.

那些人找来的时候,娘子还戴着青斗笠摘杏。
他们...他们说要金银珍贝,我,我便把娘子的嫁妆和我们数十载的积蓄给了他们.

他们,还说要孩童的血来复苏...我,我便把我和娘子的一双儿女给了去。

他们,他们贪得无厌!

他们要一个内力深厚的人于冥火中活祭。

我,我把娘子推了出去.

本来,本来娘子是江湖中侠女,被我,我一个穷困书生偶然救了,她便委身于我。

呜呜...娘子.

娘子不愧是侠女啊.最后我去娘子骨灰堆找,娘子的头却完好无损.美...美极了.

后来,我不久就过逝了。

我看着这两岸花开,实在是艳丽夺目,像...娘子的眼睛。

『花丛如火,似要燃烧起来。白骨静静的躺在里面,一枝花从空洞的眼中长起,似看到了一个绝世人儿别着这来自黄泉碧落的艳丽。』

『如漩涡般的眼孔空洞的望着饮下热汤的年轻人,里面有来自地狱冥炎疯狂的诅咒。』

    年轻人饮下前汤说:“娘子,我这就来找你,娘子,我爱你。”

  说罢他便一口饮尽,眼里一片漫然的赶赴那阳间投胎了罢。

此情


  上穷碧落下黄泉。

         这部耽美确实是我感触最深的,也是唯一一部我认认真真看完的长篇耽美。
  
  
     我是个攻控,实话说,读文的时候方君乾那骨子帅,肆意,不羁,痴恋简直血淋淋的在眼前。肖倾宇的态度一点点的转变,他们之间的虐恋,责任,简直生动的紧。关键是看得我从头到尾都不疲,不想跳页数,呆呆的回味的很久。外传也依然很棒,但那里面有几个人渣简直让我想跳进去活剐了。

   完全牵动了我的情绪那种。但还好外传是he的。

一代佳人,俯首执萧,
无双君子,谦和如玉,
萧声婉转,簌簌到来,
诉说夕照。姻缘无解,
天命注定之人,
傲然琅琅,不羁肆邪,
存于繁目,不屈之才,
必倾天下,乱世繁华。

      然后给我佷心灵第一次暴击的确实那个为肖倾宇摔下城头的姑娘,莫燕羽。 又是一个痴情的傻姑娘,她不像外传的于婧,还有相恋之人和孩子。她是正真的不计回报的付出自己。

     她是一名死士。

忽有一人,高台之上。清眸流转,风华绝代。
心倾公子,凉人未果。自愿净身,褪去风尘。
情已付出,则绝无悔,似还念起,轻纱飞舞,
坠城而下。含情一忘,留念不舍。决绝死士,
执念倾心。百万军中,沙场醉去,尸骸未凉。

  红巾定情,那一幕确实是在我看来够浪漫的一幕了。

  而无论两世,肖倾宇自始自终都是一直相信方君乾,这无声,已是最大的执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