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林子

会羡慕。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感谢您的整理。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王喻】燃尽星辰(上)


当属于我的星星燃尽的时候,你会在原地等我吗?

——不会,我只会在清晨牵起你的手,然后

  

 深深地吻下去。

*重生向预警角色死亡向预警

*开放式结局(大概

   在荣耀的国度里,那里有着丰富而其妙的故事。不同种族能够融洽相处的地方。

   那里有无法停止的暗夜,只有岩石缝里矿石的微光折射着刀影;那里有永远无法攀登的山峰,矗立在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削尖的山峰像星星陨落的一角;那里有无边的大海和流淌的细沙,里面住着的拥有比大海还让人难忘的容颜。在深深的地下,有神秘的种族守着诡谲的阵法。滚烫的熔岩流过的地方,有人见过龙的影子,层层鳞片负着燃烧的火焰。这里同时拥有着大漠和森林,相传那里的勇士有谁也不发浇灭的热血。

   精灵,兽人,属于暗夜的人们,魔法师,刀客,战士齐聚这个让人着迷的热土。

   

他们可能是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后来在这里扎下根来,也或许是追随着最美丽的森林与河流,也有的是为了金钱和财富停留于此。而生活在星辰山的魔法师,是不知道如何来到这里的,有人说他们是星星陨落时自然的奇妙魔法,也有的人说他们的祖先是强大的魔法师,发现的这神秘山峰的秘密,为了守护它,便让任何外来者都无法到达峰顶。而曾经到过半山腰的佣兵说看见过这山上有坐高高的塔,已经超越了云层,大概是可以触及到夜空的高度吧。他们的魔法再也没有元素的力量,而是更为神秘的银光,像是……流星划过的轨迹。

    这里最昂贵的珍珠是海底的半人半鱼种族的泪珠,他们生活在漆黑的海底,有着惑人心魄的双眼和出生便烙印在骨子里的暗夜法力。他们待人友善,有时有着皎洁月光的夜里会响起他们空灵的声音,被周围的渔民当做吉祥的征兆。其它种族的人羡慕但尊重着这美丽的种族。荣耀的国度一直都是繁荣而和平,幸福而富足……

 

    “无稽之谈。”

 
   念书的声音突然被打断,栗色头发的年轻人从橡木地板上跳起来,那本《荣耀起源》的书被放在了一旁,他背上的披风轻轻一扫,无数似灰尘一样的粉末在夕阳的余晖下闪闪发亮。

   “所以说族长你封闭太久啦,战争都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就到书上连一笔都没有提过那场旁人无法理解的战争。”

  “这很正常。无法解释和相信的事件和历史,到最后,只会变成亦真亦假的传说。”
     靠在窗边的是一位带着尖帽子的魔法师,帽子遮住了他灰白的头发和半张脸,只看到了一只银色的眼罩,藤蔓样的花纹在上边崎岖盘绕。王杰希低下头,看着帽子上的系着的流苏垂下来。

 
   “那些家伙都是这样,迟早会被忘记,更何况是喻文州。”

他的手猛然握住了旁边的木桌边缘,险些碰翻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我可能会离开几天。”王杰希拍拍帽子,“这段时间你就别往外跑了。”

  
  
  刘小别后背一僵,连忙道“族长你是要去哪?”

    “烈焰山谷。”

     刘小别一愣,

“兴欣那群家伙?找他们干什么。”

“快要成功了,我会和许斌交代好再走。”
他轻声说,背后流淌过的时间是久到不能想象的。

  刘小别没有做声,揣着那本他从外面书店里淘来的书退出去了。

   王杰希在做的事他们一直知道,是违背自然的魔法,是禁忌而不可触碰的魔法。

   复生。
   在多么强大和古老的典籍中,这都不可能完全实现,即使星辰魔法也不行。

  

  但他想复活喻文州,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喻黄〕速成恋爱01

*瞎掰了一堆
别深究
*喻黄only  谢谢喜欢

01 琵琶

喻文州家小区下的路上有一家新开的琴行。
他注意到的时候是那个星期五晚上,在一诊室姑娘的念叨下终于下班了。星期五人又很多,大多数是叽叽喳喳还穿着校服的学生来看牙,倒是给冷冰冰的医院着了不少色。

从医院到家有大概5站公交的样子,冬天总是黑得挺早,天空像打翻的水彩颜料,稀里糊涂的全在调色盘里混在一起了,最后化为深色模糊成一片。只留了个淡黄色的尾巴。
聚餐完了时,外面早就黑透了,裹在朦胧的白雾里。路灯把水泥路照得惨白惨白,呼啸过的车子卷起疲惫的尘埃。
冷。
喻文州把帽子拉起来,瞬间暖和成狗,羽绒服帽子裹着脑袋。G市的冬天来得迟,但此时是1月下旬了,夜间冷风还是能吹得人瑟缩发抖的。

喻文州刚刚和几个同事吃过堡仔饭,肚皮里暖哄哄的,口腔里还有些许辣感,呛到喉管里。

拖着小调的步子,他向站台走去,裹在衣服里,还懒到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牵条狗在提个保温杯,可能就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不过我们的喻医生是全然不担心这点的,他脱了白大卦拉下口罩仍是大好青年一个。除了今年喻妈妈给他找的相亲是以往的成倍的事让他颇为无奈外。

喻文州觉得自己还年轻着呢,刚过25离奔三又差点儿刚好卡在这个梗上――如果27算刚过25的话。

不过对于正畸科的喻医生为什么不找女朋友这点,完全就是因为他非直男。

不过他弯的过程只能说是天命注定,那能怎么办,一群20刚出头的小年轻围在一起看a片只有他脸大不给面子不起反应也是很绝望??

既然弯的纯天然,喻文州也不去深究了。这种事只能看机缘,当然他暂时没在李轩和张新杰脸上看出啥机缘来。

“――呜”

  他上了公交车。大晚上的车里的白光把人脸照得惨白惨白,司机也不耐想收工下班,看到站台没人想上车后“吱呀”关了车门。喻文州刷卡后拉着扶手往后面走,坐在了靠窗的座位。靠着座位,头发在乱支在座位靠背上,眼睛眯着,但瞳仁却散散的聚着。
他前阵子申请了出国游学,可能是被喻妈妈逼得认为在国内没有自己的机缘,要去国外碰碰运气啦。所以他可能得考虑如果通过了自己的租的房子等一些问题。怎么说呢,或许会被当成一种另向逃避,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着会对他的帮助多大,喻文州自己清楚。
看到眼前的熟悉的街道在隔着车窗玻璃冲自己打招呼,喻文州轻轻抬头站起来,衣服下摆一打旋儿就消失在了公交后门,只留下不知道是谁的叹息。

喻文州租的房子在商业街的旁边,因为是按的医院就近方便上班的原则找的,而且并没有买房的打算,就在这个小区租了房。
小区最外侧房底下是一排铺子,也是开发商那来出租的,也是早全租出去了,一水的茶楼超市杂货店,以前有个在下面开小龙虾的,喻文州表示虽然挺好吃但晚上实在太吵了被业主群的阿姨给叉走了。
这下耳根子干净了,但夜宵算是没了。小龙虾搬走后,只留下了一个还挺大的一个店铺,这几天又开始有人进去敲敲打打装修起来。总之是不愁租的。昨天注意到的时候好像是铺了木地板,墙上有贴深色的墙纸,整个店面完全脱离了之前小龙虾的画风,算是简洁但有格调的。
可能是发廊之类...的?喻文州抓抓自己的头发。
这可不怪他猜不到这是琴行或艺术培训学校什么的,因为这一类的,在街对面实在是太多了。每周末都能看到背着琴或小书包的学生去补课或上学琴。

啧啧,真可怜。每次喻文州看到都会感叹。
他读书那会也是在油锅里煎炸烹煮,后来找到方法了或者说是习惯了后也就过去了。数理化他暑假也去补过的,倒都是去提前去学,至于乐器之类,你要说喻文州一窍不通也不是,只是我们喻医生从未涉猎过弹钢琴之类的泡妹必杀技便是了。

  小区有车正出来,强光闪着出来,刚好撞上喻文州的抬头。喻文州下意识偏过头,耳朵好像听到了夹杂着车的鸣声的破碎音符,同时又有一大团暖黄光晕揉进他的眼。
是那家店。

店面有点看不清,大概是彩灯还没弄好通电,勉强能看出上面是“蓝雨”两个字,又下角的实在是看不清这和音符混在一起的花体字,但估计是“琴行”俩字。

  里面有个几乎和店里的暖光融在了一起的青年,轮廓温暖而模糊――当然他的黑夹克是不会混在一起的。
他染着深棕头发,发尖儿上带点儿淡黄,这也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
他垂着头,眼睛在碎刘海里发亮,淡色的唇辦轻抿着,背微弓着坐在琴凳上,绷起身上流畅的线条。手臂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指尖上有光在颤动。
  他手指搭在了柔软的瓷白上,象牙的边缘透明而耀眼,小叶紫檀的琴身画着圆弧,银弦要发出珠落玉盘的颗粒声。
   他怀抱着清雅灵动的圣器。
 
   他的怀里抱着的是玉色的琵琶。

蛤蛤蛤蛤之前一直没去刷莫凡的碎片,今天抽到了卡,这个激活乐死我了蛤蛤蛤蛤蛤蛤斩楼兰肥羊蛤蛤蛤蛤莫凡天使不能再可爱

指...指绘真难,第一次尝试,手指都要戳断了....没有结构!没有比例!其实主要是为了一个脑洞捣腾出来的。

〖江咽·重阳·原创〗

已经是重阳了啊...

今天是娘子过逝的第七天.

不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怨恨我.

那些人找来的时候,娘子还戴着青斗笠摘杏。
他们...他们说要金银珍贝,我,我便把娘子的嫁妆和我们数十载的积蓄给了他们.

他们,还说要孩童的血来复苏...我,我便把我和娘子的一双儿女给了去。

他们,他们贪得无厌!

他们要一个内力深厚的人于冥火中活祭。

我,我把娘子推了出去.

本来,本来娘子是江湖中侠女,被我,我一个穷困书生偶然救了,她便委身于我。

呜呜...娘子.

娘子不愧是侠女啊.最后我去娘子骨灰堆找,娘子的头却完好无损.美...美极了.

后来,我不久就过逝了。

我看着这两岸花开,实在是艳丽夺目,像...娘子的眼睛。

『花丛如火,似要燃烧起来。白骨静静的躺在里面,一枝花从空洞的眼中长起,似看到了一个绝世人儿别着这来自黄泉碧落的艳丽。』

『如漩涡般的眼孔空洞的望着饮下热汤的年轻人,里面有来自地狱冥炎疯狂的诅咒。』

    年轻人饮下前汤说:“娘子,我这就来找你,娘子,我爱你。”

  说罢他便一口饮尽,眼里一片漫然的赶赴那阳间投胎了罢。

此情


  上穷碧落下黄泉。

         这部耽美确实是我感触最深的,也是唯一一部我认认真真看完的长篇耽美。
  
  
     我是个攻控,实话说,读文的时候方君乾那骨子帅,肆意,不羁,痴恋简直血淋淋的在眼前。肖倾宇的态度一点点的转变,他们之间的虐恋,责任,简直生动的紧。关键是看得我从头到尾都不疲,不想跳页数,呆呆的回味的很久。外传也依然很棒,但那里面有几个人渣简直让我想跳进去活剐了。

   完全牵动了我的情绪那种。但还好外传是he的。

一代佳人,俯首执萧,
无双君子,谦和如玉,
萧声婉转,簌簌到来,
诉说夕照。姻缘无解,
天命注定之人,
傲然琅琅,不羁肆邪,
存于繁目,不屈之才,
必倾天下,乱世繁华。

      然后给我佷心灵第一次暴击的确实那个为肖倾宇摔下城头的姑娘,莫燕羽。 又是一个痴情的傻姑娘,她不像外传的于婧,还有相恋之人和孩子。她是正真的不计回报的付出自己。

     她是一名死士。

忽有一人,高台之上。清眸流转,风华绝代。
心倾公子,凉人未果。自愿净身,褪去风尘。
情已付出,则绝无悔,似还念起,轻纱飞舞,
坠城而下。含情一忘,留念不舍。决绝死士,
执念倾心。百万军中,沙场醉去,尸骸未凉。

  红巾定情,那一幕确实是在我看来够浪漫的一幕了。

  而无论两世,肖倾宇自始自终都是一直相信方君乾,这无声,已是最大的执守。

  

【方王/R】玻璃糖纸

*走一波肉  原著向(?)

*我流如此清水,实属难得

*ooc随手就来

*被lof屏蔽后自强不息。链接点评论

   
    方士谦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缠住那个小新人的。

      可能是自己有种见不得人过分正经的毛病吧。

  

      但好死不死他又长了张过分鲜嫩的脸。

    这不过是。。。缠着缠着,就习惯了。没办法啊,可能是种又想欺负又想惯着的那样微妙的感情吧。

    方士谦摸摸自己的脸,什么啊!自己不过也才21好吗!搞得跟有恋弟情结一样。叫他“小队长”也是真的觉得他又小又傲娇但又强装镇定。

    

    他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怎么就把一178(老王还在成长ing)的小伙子判断为又小又傲娇??

 
   嗯  。。可能是因为年龄比较小吧。

   
    ―― 当然,以上均为方士谦自我感受。

   
白净的手指刮着笔记本的纸页,忽然合上了

封面,把里面深蓝色的字迹遮住了。

   “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少年,不,略显稚嫩的男人抬起头,刘海有点长,遮着眉有点显中二的气质。下颚高,带点儿不羁和傲气,但偏偏有青涩未退尽的美好。

      修长的脖子有点细长的感觉,这多半是宅多了都会这样。夏季的微草队服是短袖,圆领只露了一小节锁骨,有种皮肤很薄的错觉。

  

    双腿很直,连带整个人都站的很直,裤子腿卷了上来一部分,是匀称的小腿8和脚踝。

  

    但他却是一脸无奈的样子,说不出来高兴的感情。

  

    “哼,方士谦你也忒幼稚了吧。还学喻文州把你那小秘密写本子上呢。”

  

    少年人颇有些失望的说着,轻轻靠在桌边,“我以为你把我叫道你房间干嘛呢。”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本子,狠狠瞅了一眼上面的字。又站好,看了看方士谦,

  

    “不晚了,好好休息,后天就是比赛了。”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更有威严和成熟感,方士谦在他眼里,是个难以琢磨的人,猜不透他对自己是什么目的。也或许会有人认为方士谦在不满。

  

    不满林杰把队长交给一个新人。但王杰希深刻的认识,他一直很信任自己。

    他对此,深信不疑。

  

    轻轻转身,外套带起的空气波动掠过方士谦的鼻尖。带着所有小心翼翼和试探。

       包裹在玻璃糖纸下的,是什么味道的糖果呢?

     
  大概是柠檬汁儿味,啧啧,绿茶和薄荷也不错。反正嘛,一定要带甜味儿。毕竟嘛,小队长嘛。


    身体不会理会他纠结的是什么,大脑只给他传递了一个信号:不会让他走。


    他捉住了王杰希的手,夏天的手指干燥温暖,他轻轻握着,盯着手腕上蚊子咬的小红点儿。他摩裟着那个小红点,笑意盈盈的看着一脸诧异的王杰希。

    冷不丁手被捉住,心里乱七八糟的顿时全部被清零。有什么,要跳出来了。有什么,要藏不住了。但都盖不过他心头的一个感受,

              痒。

            

              贼痒。

  

    他扭动手腕,想要抽回来。结果更痒了,想抽回手来抠两下。

  

    然后就是一阵温湿的感觉。

        方士谦诚挚的吻上他的手腕,手指还用长长一点的指甲挠着他的手心。他用牙啃了两下那个小红点,


含糊地说:“小队长,我舍不得你走。”



  

    一个宅男的初次动心总是有种茫然的。不敢去打破的。 

    冰面下的暗流,来自地狱的禁忌,诱惑完全无法避免,前方的漫长不敢去想,但是,但是目前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

    因为是初次,所以才会奋不顾身的扎进去,才会有欢愉和痛苦,如同尖刀一样剐在身上。

  

    他的脸涨的通红。

         
   
     ‘1-2 (one two)关于我’

   

      唯独的,他的,拒绝不了的感情。

      
    方士谦口里有股化不开的涩和凉。是一种奇怪的味道。不像薄荷。

    到底是什么呢?他深出舌尖,又舔了一口。

   
    王杰希颤抖着,他理解不了,他奢望不起的东西,藏在浓雾里的秘密被揪出来了。赤裸裸的在他面前。

     暗流下的岩浆,是最好的证明。

    他怕是玩笑。他怕觊觎已久的被自已打上“可笑“的标签。他怕被剥的一干二净后被嘲笑。他怕,这是错误的判断。

       

       ‘3-4(three four)

          你是怎么想的’

      “原来是花露水啊。”他伏下身,刘海又刮过之前的红点。吻住了他的指尖,

  “小队长,留下来陪我,好吗?”

     

                 ‘暗地的,始终询问’

        ‘我喜欢你,如果说出口,如果说出口’

  

      即使是被粉碎,他也想陷进去。因为他的温柔,是阻挡不了的诱惑。他承认,他是冲动的,不理智的。

     

        ‘可以作你的恋人吗?有可能吗?’

  

       可是,在你面前,想做正真的自己。反正,反正你早就察觉了,不是吗?

    他垂下头,

      “嗯。”

他的闷声成了方士谦手里最大的把柄,他起身,拉过眼前的人。

        吻住他。

    方士谦也在装,他装的老练,撩的一手绝活。

 
    可惜,只可惜。他吻的生涩得紧。碰上了柔软的唇,也就知道亲几下。别扭的紧。

  他用手捏捏王杰希腰间的软肉,意识他张张牙,方士谦几乎是逮住王杰希的舌就咬,蠢的不行。王杰希瞪向他,吓的方士谦赶紧放开,不过只是吸吮。

  长久的站立让王杰希小腿发麻,回过神就把方士谦推开,他心里不安。

  而方士谦则是舔舔唇,很是遗憾的问

    “杰希,你尝过绿茶味儿的糖果吗?”

     王杰希摇摇头。

       “我也是,但刚刚尝过啦,现在要往里面加点蜂蜜。”

 

   ‘初恋是遇上的笑容,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说着,他勾着王杰希的腰倒在了床上。

 

     ***接下来走评论(点不开吱一声

【王者农药】大宝剑和小白龙

  *这是花木兰和白龙吟的流水账
 
  *非cp  只是来卖萌

  *有隐藏cp云亮 信白预警 ooc

     农药镇今天依然和睦。

 

    才怪。

    
    披着红围巾的密探抱怨着。

     
   可不是吗,最近五五节,大事也没发生个啥。但当有一天花木兰多了新皮肤,就不得安宁了好吗!!

  

      那个帅气的姐姐变成了狂热的.......屠龙爱好者。

   

     峡谷里大龙小龙,大龙那群崽子也不放过,连红蓝爸爸也......

  

     然后她充实的屠龙生活是这样开始的:

 
    早上,毫不犹豫的仍是水晶猎龙者。



      啃两口水晶,提上大宝剑就开始到峡谷里宰龙,谁抢龙怼谁。把众龙都搞得不想刷新。

  

    然后愉快的猎龙者又去后山,看能不能遇到找军师元气弹的子龙,追着他跑满山。

  

     而且她一直佷好奇,赵子龙家好像养了一条龙呀,还是卧龙,没有听过的品种。

 

       真是的呀,驯龙这种事,就该找到专家呀。

  这让猎龙者小姐耿耿于怀。

   
  
   然后去逼迫墨子先生换装,要和他讨论驯龙之道。

 

     晚上,你以为就完了吗?不,猎龙者小姐要去海边散步,顺便堵那条东海的龙王!!!虽然不会游泳,但着一定是要捉到,这是猎龙者的骄傲!

  
   

    然后在把农药镇所有和龙相关的都折腾了遍后(听说她还怀疑的盯着刘邦大人新皮肤的翅膀看),她终于消停了。然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但密探知道的,她没有死心!!

      她揪住我的耳朵把我的小本本抢走了!!

      

      然后就看到了一则八卦,是关于白龙先生的,白龙先生据说是因为追随一只狐狸,去了很远的青丘。因为时间太久,人们就渐渐不再记得了。白龙先生啊,可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龙呀。

  

     然后猎龙者的战意就又回来了。

    

      哎呀,今天还是元气满满的水晶猎龙者,她向峡谷里的龙龙告了别,没有遇到子龙,于是她在心了向卧龙告了别,踏上了去青丘的路。

 

      为了低调,她披上了剑舞者的皮。



      一路风霜相随,只为找到指引前路的小白龙。

 

     有一天,剑舞者找不到路了,但她觉得很近了。

      她一个人在树林里,没有人可以问。

 

    
    这时,她看到一只红色的袋鼠!

  

      哦,不对,是个在树林中弹跳的红发男人。

   这条路通向寒冷的青丘,一般人都不会去的,水晶猎龙者心念一动,难不成是同行!!

 

     哎呀,这是很难得的是呢。


         “喂喂,你等等!!”

 

       “嗯?”跳跃的身影终于停下。

       “你知道青丘如何走吗?”

     “我也是去那,不过你为何来?”

  
     “啊,果然是同行呀,当然是猎龙的信仰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了!”

  “.哦哦,龙嘛,我很了解的。”

  

     于是两位心中有龙的人便一起走进看雪原覆盖的青丘边缘。

      “呀!”水晶猎龙者开启,握着手里的大宝剑。

  

      

     “吾屠龙之刃啊,一定会胜利的!你若害怕,就紧跟着我!”

        “好的。”红发的男人望着雪原的深处。

     

      好像赶快见到他啊。 男人喃喃到。

   

       “是吗,我也很期待啊!同行!”

    

       水晶猎龙者眼神炙热。

 

       “对了”,陷入思绪的男人突然说,“你说你这剑叫啥名儿啊?”

        “屠龙大宝剑!是不是很好听?!”

 

       “对”。这一声几乎是飘散在风里的。

   

          “欸??同行??”

 

      本来在风雪里格外醒目的红发消失了,和冰雪融在一起。

      风声愈来愈大。


       猎龙者看到了银色的鳞片,在雪里。

她听到耳边响起一句高傲的,洒脱的,


        “有种死人叫屠龙者!”

   

  

      风声越来越大,嘹亮的龙吟响彻雪原。

       
      白龙幻化,银甲闪闪。

――――
小剧场

李白:尼玛老白龙又在我家门口嚎啥,又把门钥匙跳没啦?

老白龙:(委屈)

 

  

【周江ABO】r18透襟

*abo设定 ooc预警

*军火paro  枪啊子弹什么的都是胡扯

*链接点评论  打不开吱一声

*这是想开的新坑的引子(番外)
不过我先上肉为敬

*可惜简书没有爱我
http://mmmono.com/p/meow/719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