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林子

没有分分秒秒。

〔喻黄〕速成恋爱02

*瞎掰不深究 

*喻黄only


  02 弧


 

  黄少天是上个月和他师傅决定搬这儿来的,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他师傅决定要搬这儿来非拉黄少天来的。

  不过师傅他老人家就说了,这儿方便,而且就在你新租的房子下面,贼方便。

    黄少天小师傅满头黑线,要蹭吃请说的明白一点。

  话说黄少天和他师傅,都是搞音乐的,重点是,搞民乐的。当然除了吉他钢琴之类的必习技能。而黄少天,作为他师傅最得意的徒弟,自然也是一手琵琶弹的绝响。黄少天自打从那个正儿八经的艺术学院毕业,不,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开始和他师傅去收教学员,去参演音乐会,后来出国演出,名头混得越来越响,游说阿姨带家里的小朋友来学乐器的本领越来越高。

  

     当师徒两人的合奏妙到巅峰,招收生意的本事越来越强时,黄少天他师傅想不再这么飘荡了,干脆自己当起老板来,店名就用当时自己年轻时组建过的乐队的名字:蓝雨。

    新店开张,黄少天张罗了一整天,把架子全斗上架到墙上去。店里笛笙箫外加葫芦丝挂那长长短短一排溜的,红穗子掉下来分外好看。古琴也是倒着挂的,一端的流苏打着绳结儿,照抚着下面装着昂贵琵琶的玻璃柜子,印出摇曳的影子。

  一串的木色吉他大大小小,下面是同样挂起来的一排小提琴,上好木料像在泛着油光一般,有着琵琶的缩影在里面。对面的一排琵琶刚刚被黄少天挂上去,从尘封的箱子中出来,有一股子木屑的味道。每一个琵琶后边都还挂着二胡,从练习琴到蛇皮一颗颗美丽坚硬如异域的宝石的好琴,有强烈的情感封印在两根银丝琴弦上的,急于找到自己的那根竹弓子,和着松香的白末拖出悠长的调子。


   黄少天最近全在忙店里的布置,把宝贝的琴全摆好,只剩下几张古筝和零散散的松香盒子和贝壳指甲没整理放好。不管脚下的横七竖八的古筝架子,黄少天点了外卖后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琵琶取下来,总觉得在新环境来上一曲就不一样。两指打上去想不用思考,便流淌出清灵的弦颤声。

     黄少天喜欢民乐了十多年,也学了民乐十多年,可以说是他人生中连对喜欢的姑娘都没这么长久过。 

     

     纵使学习了更多种的乐器,他可以说也是最钟情于琵琶,这个当年被他嫌弃是小姑娘摆弄的玩意。

  嘛,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他生命里不可缺的一部分了。他性格活泼且话唠的紧,打游戏或找友人唠嗑的时候又是说个不停。所以看到他弹琴时专注安静的样子,都是啧啧称奇。清脆的琵琶声如滴滴流水飞溅在灰白的石头上,连串的滴答声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淌着,永远不缺生机和活力。

     他眼角余光中注意到店前玻璃外有个人站在那,不过也没管,卖乐器顺教收学员的店也是不少人感兴趣会进来瞧瞧,但大多是也就止步于此了,很多时候都是介绍了一堆最后落得一句“很不错,等有空也想来学学呢”。  

    一曲毕了,黄少天放下琴,瞥见门口那人还没走,纵使累了一天再不想招待人也不能把人家晾在那儿不管。便推开玻璃门,笑着对外面立了有一会儿的人说

    

   “怎么,对琵琶感兴趣吗?要不要进来看看?”

      

   喻文州迟疑的点点头,随即“嗯”了一声。

 

      黄少天把人带进来便开始从左边那排乐器介绍着:“我们店基本都是民乐,琵琶是主打乐器,虽然不如二胡啊提琴声音大,感染力强,但是声音明亮清脆,像十面埋伏之类的名曲也只有琵琶才弹得出来那种杀气,而像二胡声音悠长……”

    喻文州进到店里,却只盯着被主人放在椅子上的琵琶,问道“刚刚你弹的是什么曲子?”

    “《阳春白雪》,琵琶的名曲。”见他可能只是对曲子感兴趣黄少天也就没做太多介绍。


     “我可以拿一拿吗?”黄少天见那人抬起头来,指着那个琵琶道。


    “可以,不过得小心点一只手托住板背的下面,拿稳了。”黄少天抱起琵琶给他。


    喻文州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琴,一股独属好木料的清苦味道把他包围,他抬头对黄少天说:“有点沉”。


    “好檀木做得当然是不一样,不行去掂量掂量那些练习琴,保准轻飘飘”,他嘟囔着,随后又补了一句,“价钱也轻飘飘”。

     黄少天似乎听见喻文州轻笑了一声,但他也不确定。“那你就先看着,我还得收拾一下店,毕竟才新开张嘛。”


     喻文州应了一声,在店里瞎转悠,店铺也只有那么大,当黄少天分装完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听到了一句,”琵琶能速成吗?“

   黄少天直接气笑,”当然不能.”

喻文州从善如流,“那二胡是在你这里学吗?”

黄少天顿了顿,”可以,如果你想的话,二胡就可以速成。“

 喻文州看了看外面,“那我们明天再见,我就住这旁边小区的.”

  “行,没问题,明天我师父也在”。


送走喻文州后,黄少天摸摸酸痛的后脑勺,上楼睡觉去了。脑子再次回想了一下喻文州的样子,确定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他。


“长得蛮好看的”,这是他睡前最后一个念头。


给你

   

  给你

           By 桃酒(代发)

我真的很喜欢你,

喜欢到愿意违背世俗伦理。

我真的不想放弃你,

想用孤独的心给予你慰藉。

我真的很在乎你,

即使你没有给我回消息。

我真的把你放在心上,

所以才那样叨叨絮絮。

在我走之后,

你离开了我们坚持过的地方,

我们相遇的地方。

我可能有悄悄庆幸,

你,是不是离我更近了?

我可能有悄悄伤感,

你,是不是离我更远了。

请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虽然我从来看不到你的眼睛,

却能勉强分析只字片语。

你听不到,所以我对自己说:

我现在真的很想你,

在闷热恼人的小屋里。

我去年也曾想过你,

在大雪纷飞的街道上。

我以后也会继续想你,

在新的一年的钟声里。

我从来没想过在一起,

但却不想和你断了联系。

我绝不会坦白自己的心意,

因为我自己,

只有说说的勇气。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亲爱的朋友。

我也很爱你,我突然想起的你。

Kiss The Rain, please.

红墙

他爱红墙,经历过岁月的,又有与之矛盾的鲜活。
他爱古树,古树红墙,两者相惜相存。
他爱镜头,照片镜头另一边的眼睛总是能比平常更能捕捉到时间的痕迹和美好。
他爱镂空的花雕窗,他爱蔓延在红墙上的绿漆花雕。

他喜欢青砖,最贱最稳固的地面,淋过最多场雨,被溅过最多的血,连时间,也会被它深深埋葬。

他喜欢巷子,因为转角和未知总是美丽的,屋檐和伸出墙外的树也是充满魅力的。

他不讨厌这些地方充满游人,因为这些东西,都是有人气,才会生动,鲜活起来的。

他讨厌尘埃。
但是现在他反而喜欢灰尘,可能因为年纪大了,所以即使外表还是那样,心也已经老了。

他看着那些高高的,高高的红墙看了好几百年,看着上面的油彩花纹,站在屋脊上的小兽,看着渐渐落上尘埃的窗, 看着青砖缝里的青沥。

他喜欢站在高高的地方,这样就可以览尽山河,看见那些大大小小的房屋和梯田。

现在他疲倦了,再也没有到高处去,高楼耸立的世界让他知道,自己,也要成为尘埃了。

他更喜欢坐在那些和他差不多年纪的松树下,望着干干净净的庭院,幽静的长廊,看着它们充满人声,然后又再次平静下来。

他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以前没有时间,现在却悠闲的对着一切都很陌生了。

他有时候也想过要是自己不是生来注定要这么长寿,要是就只是青瓦白墙会不会更子在,人老了,就有个老人的样子。
他闭上眼,摇摇头。认为自己的想法很荒诞。

他消失在红墙的深处。
衣摆拖得长长的,和红墙一个色,拖在地上的红有些已经染上了淡淡的青色,可能是砖里的青苔给它上了色。

他青丝及地,肩膀宽阔却削瘦,背挺得笔直。他头戴华簪却不再往日那样炫目夺人。
他样貌似男似女,把贵气和被岁月用沙揉平的柔和结合在一起。

往日他一扬袖子,四面八方的人前来往他身上戴长长的珠链,银闪闪的手环,送上镶嵌宝石的剑柄。他看着人们畏惧他,却又向往他,他像是一只华贵的麒麟神兽,庙堂之高,像一条美丽的红绫,看似柔软,却能慢慢勒死人。

现在他一甩袖子,不似往日那班沉了,也不再有金银手镯在袖中闪动,还惹了一袖子的毛球。

他也不恼,把袖子里的猫抱出来,揉了两下,想抱着它,却不是很习惯,好在这小家伙知道扒着他的衣角。

他生来便是桀骜又不可一世的青年,也是野心勃勃掌握山河的中年人,现在他只是一个生的有些老成的少年,仿若时间到转,要把欠他的,补回来了。

“请不要在这里乱扔垃圾。”
故宫皱皱眉头,看着眼前的皮孩子。
宽大的袖子像把扇子一样一扇,缕缕清风拖着老冰棍的包装纸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红红的袖子也像随着那股清风般,带着他单薄的身躯,消失在交错的红墙深处。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感谢您的整理。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王喻】燃尽星辰(上)


当属于我的星星燃尽的时候,你会在原地等我吗?

——不会,我只会在清晨牵起你的手,然后

  

 深深地吻下去。

*重生向预警角色死亡向预警

*开放式结局(大概

   在荣耀的国度里,那里有着丰富而其妙的故事。不同种族能够融洽相处的地方。

   那里有无法停止的暗夜,只有岩石缝里矿石的微光折射着刀影;那里有永远无法攀登的山峰,矗立在离星星最近的地方,削尖的山峰像星星陨落的一角;那里有无边的大海和流淌的细沙,里面住着的拥有比大海还让人难忘的容颜。在深深的地下,有神秘的种族守着诡谲的阵法。滚烫的熔岩流过的地方,有人见过龙的影子,层层鳞片负着燃烧的火焰。这里同时拥有着大漠和森林,相传那里的勇士有谁也不发浇灭的热血。

   精灵,兽人,属于暗夜的人们,魔法师,刀客,战士齐聚这个让人着迷的热土。

   

他们可能是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后来在这里扎下根来,也或许是追随着最美丽的森林与河流,也有的是为了金钱和财富停留于此。而生活在星辰山的魔法师,是不知道如何来到这里的,有人说他们是星星陨落时自然的奇妙魔法,也有的人说他们的祖先是强大的魔法师,发现的这神秘山峰的秘密,为了守护它,便让任何外来者都无法到达峰顶。而曾经到过半山腰的佣兵说看见过这山上有坐高高的塔,已经超越了云层,大概是可以触及到夜空的高度吧。他们的魔法再也没有元素的力量,而是更为神秘的银光,像是……流星划过的轨迹。

    这里最昂贵的珍珠是海底的半人半鱼种族的泪珠,他们生活在漆黑的海底,有着惑人心魄的双眼和出生便烙印在骨子里的暗夜法力。他们待人友善,有时有着皎洁月光的夜里会响起他们空灵的声音,被周围的渔民当做吉祥的征兆。其它种族的人羡慕但尊重着这美丽的种族。荣耀的国度一直都是繁荣而和平,幸福而富足……

 

    “无稽之谈。”

 
   念书的声音突然被打断,栗色头发的年轻人从橡木地板上跳起来,那本《荣耀起源》的书被放在了一旁,他背上的披风轻轻一扫,无数似灰尘一样的粉末在夕阳的余晖下闪闪发亮。

   “所以说族长你封闭太久啦,战争都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就到书上连一笔都没有提过那场旁人无法理解的战争。”

  “这很正常。无法解释和相信的事件和历史,到最后,只会变成亦真亦假的传说。”
     靠在窗边的是一位带着尖帽子的魔法师,帽子遮住了他灰白的头发和半张脸,只看到了一只银色的眼罩,藤蔓样的花纹在上边崎岖盘绕。王杰希低下头,看着帽子上的系着的流苏垂下来。

 
   “那些家伙都是这样,迟早会被忘记,更何况是喻文州。”

他的手猛然握住了旁边的木桌边缘,险些碰翻了上面的瓶瓶罐罐。

     “我可能会离开几天。”王杰希拍拍帽子,“这段时间你就别往外跑了。”

  
  
  刘小别后背一僵,连忙道“族长你是要去哪?”

    “烈焰山谷。”

     刘小别一愣,

“兴欣那群家伙?找他们干什么。”

“快要成功了,我会和许斌交代好再走。”
他轻声说,背后流淌过的时间是久到不能想象的。

  刘小别没有做声,揣着那本他从外面书店里淘来的书退出去了。

   王杰希在做的事他们一直知道,是违背自然的魔法,是禁忌而不可触碰的魔法。

   复生。
   在多么强大和古老的典籍中,这都不可能完全实现,即使星辰魔法也不行。

  

  但他想复活喻文州,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喻黄〕速成恋爱01

*瞎掰了一堆
别深究
*喻黄only  谢谢喜欢

01 琵琶

喻文州家小区下的路上有一家新开的琴行。
他注意到的时候是那个星期五晚上,在一诊室姑娘的念叨下终于下班了。星期五人又很多,大多数是叽叽喳喳还穿着校服的学生来看牙,倒是给冷冰冰的医院着了不少色。

从医院到家有大概5站公交的样子,冬天总是黑得挺早,天空像打翻的水彩颜料,稀里糊涂的全在调色盘里混在一起了,最后化为深色模糊成一片。只留了个淡黄色的尾巴。
聚餐完了时,外面早就黑透了,裹在朦胧的白雾里。路灯把水泥路照得惨白惨白,呼啸过的车子卷起疲惫的尘埃。
冷。
喻文州把帽子拉起来,瞬间暖和成狗,羽绒服帽子裹着脑袋。G市的冬天来得迟,但此时是1月下旬了,夜间冷风还是能吹得人瑟缩发抖的。

喻文州刚刚和几个同事吃过堡仔饭,肚皮里暖哄哄的,口腔里还有些许辣感,呛到喉管里。

拖着小调的步子,他向站台走去,裹在衣服里,还懒到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牵条狗在提个保温杯,可能就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不过我们的喻医生是全然不担心这点的,他脱了白大卦拉下口罩仍是大好青年一个。除了今年喻妈妈给他找的相亲是以往的成倍的事让他颇为无奈外。

喻文州觉得自己还年轻着呢,刚过25离奔三又差点儿刚好卡在这个梗上――如果27算刚过25的话。

不过对于正畸科的喻医生为什么不找女朋友这点,完全就是因为他非直男。

不过他弯的过程只能说是天命注定,那能怎么办,一群20刚出头的小年轻围在一起看a片只有他脸大不给面子不起反应也是很绝望??

既然弯的纯天然,喻文州也不去深究了。这种事只能看机缘,当然他暂时没在李轩和张新杰脸上看出啥机缘来。

“――呜”

  他上了公交车。大晚上的车里的白光把人脸照得惨白惨白,司机也不耐想收工下班,看到站台没人想上车后“吱呀”关了车门。喻文州刷卡后拉着扶手往后面走,坐在了靠窗的座位。靠着座位,头发在乱支在座位靠背上,眼睛眯着,但瞳仁却散散的聚着。
他前阵子申请了出国游学,可能是被喻妈妈逼得认为在国内没有自己的机缘,要去国外碰碰运气啦。所以他可能得考虑如果通过了自己的租的房子等一些问题。怎么说呢,或许会被当成一种另向逃避,不过他有自己的考虑,着会对他的帮助多大,喻文州自己清楚。
看到眼前的熟悉的街道在隔着车窗玻璃冲自己打招呼,喻文州轻轻抬头站起来,衣服下摆一打旋儿就消失在了公交后门,只留下不知道是谁的叹息。

喻文州租的房子在商业街的旁边,因为是按的医院就近方便上班的原则找的,而且并没有买房的打算,就在这个小区租了房。
小区最外侧房底下是一排铺子,也是开发商那来出租的,也是早全租出去了,一水的茶楼超市杂货店,以前有个在下面开小龙虾的,喻文州表示虽然挺好吃但晚上实在太吵了被业主群的阿姨给叉走了。
这下耳根子干净了,但夜宵算是没了。小龙虾搬走后,只留下了一个还挺大的一个店铺,这几天又开始有人进去敲敲打打装修起来。总之是不愁租的。昨天注意到的时候好像是铺了木地板,墙上有贴深色的墙纸,整个店面完全脱离了之前小龙虾的画风,算是简洁但有格调的。
可能是发廊之类...的?喻文州抓抓自己的头发。
这可不怪他猜不到这是琴行或艺术培训学校什么的,因为这一类的,在街对面实在是太多了。每周末都能看到背着琴或小书包的学生去补课或上学琴。

啧啧,真可怜。每次喻文州看到都会感叹。
他读书那会也是在油锅里煎炸烹煮,后来找到方法了或者说是习惯了后也就过去了。数理化他暑假也去补过的,倒都是去提前去学,至于乐器之类,你要说喻文州一窍不通也不是,只是我们喻医生从未涉猎过弹钢琴之类的泡妹必杀技便是了。

  小区有车正出来,强光闪着出来,刚好撞上喻文州的抬头。喻文州下意识偏过头,耳朵好像听到了夹杂着车的鸣声的破碎音符,同时又有一大团暖黄光晕揉进他的眼。
是那家店。

店面有点看不清,大概是彩灯还没弄好通电,勉强能看出上面是“蓝雨”两个字,又下角的实在是看不清这和音符混在一起的花体字,但估计是“琴行”俩字。

  里面有个几乎和店里的暖光融在了一起的青年,轮廓温暖而模糊――当然他的黑夹克是不会混在一起的。
他染着深棕头发,发尖儿上带点儿淡黄,这也可能是因为灯光的原因。
他垂着头,眼睛在碎刘海里发亮,淡色的唇辦轻抿着,背微弓着坐在琴凳上,绷起身上流畅的线条。手臂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指尖上有光在颤动。
  他手指搭在了柔软的瓷白上,象牙的边缘透明而耀眼,小叶紫檀的琴身画着圆弧,银弦要发出珠落玉盘的颗粒声。
   他怀抱着清雅灵动的圣器。
 
   他的怀里抱着的是玉色的琵琶。

指...指绘真难,第一次尝试,手指都要戳断了....没有结构!没有比例!其实主要是为了一个脑洞捣腾出来的。

〖江咽·重阳·原创〗

已经是重阳了啊...

今天是娘子过逝的第七天.

不知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怨恨我.

那些人找来的时候,娘子还戴着青斗笠摘杏。
他们...他们说要金银珍贝,我,我便把娘子的嫁妆和我们数十载的积蓄给了他们.

他们,还说要孩童的血来复苏...我,我便把我和娘子的一双儿女给了去。

他们,他们贪得无厌!

他们要一个内力深厚的人于冥火中活祭。

我,我把娘子推了出去.

本来,本来娘子是江湖中侠女,被我,我一个穷困书生偶然救了,她便委身于我。

呜呜...娘子.

娘子不愧是侠女啊.最后我去娘子骨灰堆找,娘子的头却完好无损.美...美极了.

后来,我不久就过逝了。

我看着这两岸花开,实在是艳丽夺目,像...娘子的眼睛。

『花丛如火,似要燃烧起来。白骨静静的躺在里面,一枝花从空洞的眼中长起,似看到了一个绝世人儿别着这来自黄泉碧落的艳丽。』

『如漩涡般的眼孔空洞的望着饮下热汤的年轻人,里面有来自地狱冥炎疯狂的诅咒。』

    年轻人饮下前汤说:“娘子,我这就来找你,娘子,我爱你。”

  说罢他便一口饮尽,眼里一片漫然的赶赴那阳间投胎了罢。

此情


  上穷碧落下黄泉。

         这部耽美确实是我感触最深的,也是唯一一部我认认真真看完的长篇耽美。
  
  
     我是个攻控,实话说,读文的时候方君乾那骨子帅,肆意,不羁,痴恋简直血淋淋的在眼前。肖倾宇的态度一点点的转变,他们之间的虐恋,责任,简直生动的紧。关键是看得我从头到尾都不疲,不想跳页数,呆呆的回味的很久。外传也依然很棒,但那里面有几个人渣简直让我想跳进去活剐了。

   完全牵动了我的情绪那种。但还好外传是he的。

一代佳人,俯首执萧,
无双君子,谦和如玉,
萧声婉转,簌簌到来,
诉说夕照。姻缘无解,
天命注定之人,
傲然琅琅,不羁肆邪,
存于繁目,不屈之才,
必倾天下,乱世繁华。

      然后给我佷心灵第一次暴击的确实那个为肖倾宇摔下城头的姑娘,莫燕羽。 又是一个痴情的傻姑娘,她不像外传的于婧,还有相恋之人和孩子。她是正真的不计回报的付出自己。

     她是一名死士。

忽有一人,高台之上。清眸流转,风华绝代。
心倾公子,凉人未果。自愿净身,褪去风尘。
情已付出,则绝无悔,似还念起,轻纱飞舞,
坠城而下。含情一忘,留念不舍。决绝死士,
执念倾心。百万军中,沙场醉去,尸骸未凉。

  红巾定情,那一幕确实是在我看来够浪漫的一幕了。

  而无论两世,肖倾宇自始自终都是一直相信方君乾,这无声,已是最大的执守。

  

【方王/R】玻璃糖纸

*走一波肉  原著向(?)

*我流如此清水,实属难得

*ooc随手就来

*被lof屏蔽后自强不息。链接点评论

   
    方士谦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缠住那个小新人的。

      可能是自己有种见不得人过分正经的毛病吧。

  

      但好死不死他又长了张过分鲜嫩的脸。

    这不过是。。。缠着缠着,就习惯了。没办法啊,可能是种又想欺负又想惯着的那样微妙的感情吧。

    方士谦摸摸自己的脸,什么啊!自己不过也才21好吗!搞得跟有恋弟情结一样。叫他“小队长”也是真的觉得他又小又傲娇但又强装镇定。

    

    他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怎么就把一178(老王还在成长ing)的小伙子判断为又小又傲娇??

 
   嗯  。。可能是因为年龄比较小吧。

   
    ―― 当然,以上均为方士谦自我感受。

   
白净的手指刮着笔记本的纸页,忽然合上了

封面,把里面深蓝色的字迹遮住了。

   “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少年,不,略显稚嫩的男人抬起头,刘海有点长,遮着眉有点显中二的气质。下颚高,带点儿不羁和傲气,但偏偏有青涩未退尽的美好。

      修长的脖子有点细长的感觉,这多半是宅多了都会这样。夏季的微草队服是短袖,圆领只露了一小节锁骨,有种皮肤很薄的错觉。

  

    双腿很直,连带整个人都站的很直,裤子腿卷了上来一部分,是匀称的小腿8和脚踝。

  

    但他却是一脸无奈的样子,说不出来高兴的感情。

  

    “哼,方士谦你也忒幼稚了吧。还学喻文州把你那小秘密写本子上呢。”

  

    少年人颇有些失望的说着,轻轻靠在桌边,“我以为你把我叫道你房间干嘛呢。”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本子,狠狠瞅了一眼上面的字。又站好,看了看方士谦,

  

    “不晚了,好好休息,后天就是比赛了。”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更有威严和成熟感,方士谦在他眼里,是个难以琢磨的人,猜不透他对自己是什么目的。也或许会有人认为方士谦在不满。

  

    不满林杰把队长交给一个新人。但王杰希深刻的认识,他一直很信任自己。

    他对此,深信不疑。

  

    轻轻转身,外套带起的空气波动掠过方士谦的鼻尖。带着所有小心翼翼和试探。

       包裹在玻璃糖纸下的,是什么味道的糖果呢?

     
  大概是柠檬汁儿味,啧啧,绿茶和薄荷也不错。反正嘛,一定要带甜味儿。毕竟嘛,小队长嘛。


    身体不会理会他纠结的是什么,大脑只给他传递了一个信号:不会让他走。


    他捉住了王杰希的手,夏天的手指干燥温暖,他轻轻握着,盯着手腕上蚊子咬的小红点儿。他摩裟着那个小红点,笑意盈盈的看着一脸诧异的王杰希。

    冷不丁手被捉住,心里乱七八糟的顿时全部被清零。有什么,要跳出来了。有什么,要藏不住了。但都盖不过他心头的一个感受,

              痒。

            

              贼痒。

  

    他扭动手腕,想要抽回来。结果更痒了,想抽回手来抠两下。

  

    然后就是一阵温湿的感觉。

        方士谦诚挚的吻上他的手腕,手指还用长长一点的指甲挠着他的手心。他用牙啃了两下那个小红点,


含糊地说:“小队长,我舍不得你走。”



  

    一个宅男的初次动心总是有种茫然的。不敢去打破的。 

    冰面下的暗流,来自地狱的禁忌,诱惑完全无法避免,前方的漫长不敢去想,但是,但是目前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

    因为是初次,所以才会奋不顾身的扎进去,才会有欢愉和痛苦,如同尖刀一样剐在身上。

  

    他的脸涨的通红。

         
   
     ‘1-2 (one two)关于我’

   

      唯独的,他的,拒绝不了的感情。

      
    方士谦口里有股化不开的涩和凉。是一种奇怪的味道。不像薄荷。

    到底是什么呢?他深出舌尖,又舔了一口。

   
    王杰希颤抖着,他理解不了,他奢望不起的东西,藏在浓雾里的秘密被揪出来了。赤裸裸的在他面前。

     暗流下的岩浆,是最好的证明。

    他怕是玩笑。他怕觊觎已久的被自已打上“可笑“的标签。他怕被剥的一干二净后被嘲笑。他怕,这是错误的判断。

       

       ‘3-4(three four)

          你是怎么想的’

      “原来是花露水啊。”他伏下身,刘海又刮过之前的红点。吻住了他的指尖,

  “小队长,留下来陪我,好吗?”

     

                 ‘暗地的,始终询问’

        ‘我喜欢你,如果说出口,如果说出口’

  

      即使是被粉碎,他也想陷进去。因为他的温柔,是阻挡不了的诱惑。他承认,他是冲动的,不理智的。

     

        ‘可以作你的恋人吗?有可能吗?’

  

       可是,在你面前,想做正真的自己。反正,反正你早就察觉了,不是吗?

    他垂下头,

      “嗯。”

他的闷声成了方士谦手里最大的把柄,他起身,拉过眼前的人。

        吻住他。

    方士谦也在装,他装的老练,撩的一手绝活。

 
    可惜,只可惜。他吻的生涩得紧。碰上了柔软的唇,也就知道亲几下。别扭的紧。

  他用手捏捏王杰希腰间的软肉,意识他张张牙,方士谦几乎是逮住王杰希的舌就咬,蠢的不行。王杰希瞪向他,吓的方士谦赶紧放开,不过只是吸吮。

  长久的站立让王杰希小腿发麻,回过神就把方士谦推开,他心里不安。

  而方士谦则是舔舔唇,很是遗憾的问

    “杰希,你尝过绿茶味儿的糖果吗?”

     王杰希摇摇头。

       “我也是,但刚刚尝过啦,现在要往里面加点蜂蜜。”

 

   ‘初恋是遇上的笑容,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说着,他勾着王杰希的腰倒在了床上。

 

     ***接下来走评论(点不开吱一声

【王者农药】大宝剑和小白龙

  *这是花木兰和白龙吟的流水账
 
  *非cp  只是来卖萌

  *有隐藏cp云亮 信白预警 ooc

     农药镇今天依然和睦。

 

    才怪。

    
    披着红围巾的密探抱怨着。

     
   可不是吗,最近五五节,大事也没发生个啥。但当有一天花木兰多了新皮肤,就不得安宁了好吗!!

  

      那个帅气的姐姐变成了狂热的.......屠龙爱好者。

   

     峡谷里大龙小龙,大龙那群崽子也不放过,连红蓝爸爸也......

  

     然后她充实的屠龙生活是这样开始的:

 
    早上,毫不犹豫的仍是水晶猎龙者。



      啃两口水晶,提上大宝剑就开始到峡谷里宰龙,谁抢龙怼谁。把众龙都搞得不想刷新。

  

    然后愉快的猎龙者又去后山,看能不能遇到找军师元气弹的子龙,追着他跑满山。

  

     而且她一直佷好奇,赵子龙家好像养了一条龙呀,还是卧龙,没有听过的品种。

 

       真是的呀,驯龙这种事,就该找到专家呀。

  这让猎龙者小姐耿耿于怀。

   
  
   然后去逼迫墨子先生换装,要和他讨论驯龙之道。

 

     晚上,你以为就完了吗?不,猎龙者小姐要去海边散步,顺便堵那条东海的龙王!!!虽然不会游泳,但着一定是要捉到,这是猎龙者的骄傲!

  
   

    然后在把农药镇所有和龙相关的都折腾了遍后(听说她还怀疑的盯着刘邦大人新皮肤的翅膀看),她终于消停了。然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但密探知道的,她没有死心!!

      她揪住我的耳朵把我的小本本抢走了!!

      

      然后就看到了一则八卦,是关于白龙先生的,白龙先生据说是因为追随一只狐狸,去了很远的青丘。因为时间太久,人们就渐渐不再记得了。白龙先生啊,可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龙呀。

  

     然后猎龙者的战意就又回来了。

    

      哎呀,今天还是元气满满的水晶猎龙者,她向峡谷里的龙龙告了别,没有遇到子龙,于是她在心了向卧龙告了别,踏上了去青丘的路。

 

      为了低调,她披上了剑舞者的皮。



      一路风霜相随,只为找到指引前路的小白龙。

 

     有一天,剑舞者找不到路了,但她觉得很近了。

      她一个人在树林里,没有人可以问。

 

    
    这时,她看到一只红色的袋鼠!

  

      哦,不对,是个在树林中弹跳的红发男人。

   这条路通向寒冷的青丘,一般人都不会去的,水晶猎龙者心念一动,难不成是同行!!

 

     哎呀,这是很难得的是呢。


         “喂喂,你等等!!”

 

       “嗯?”跳跃的身影终于停下。

       “你知道青丘如何走吗?”

     “我也是去那,不过你为何来?”

  
     “啊,果然是同行呀,当然是猎龙的信仰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了!”

  “.哦哦,龙嘛,我很了解的。”

  

     于是两位心中有龙的人便一起走进看雪原覆盖的青丘边缘。

      “呀!”水晶猎龙者开启,握着手里的大宝剑。

  

      

     “吾屠龙之刃啊,一定会胜利的!你若害怕,就紧跟着我!”

        “好的。”红发的男人望着雪原的深处。

     

      好像赶快见到他啊。 男人喃喃到。

   

       “是吗,我也很期待啊!同行!”

    

       水晶猎龙者眼神炙热。

 

       “对了”,陷入思绪的男人突然说,“你说你这剑叫啥名儿啊?”

        “屠龙大宝剑!是不是很好听?!”

 

       “对”。这一声几乎是飘散在风里的。

   

          “欸??同行??”

 

      本来在风雪里格外醒目的红发消失了,和冰雪融在一起。

      风声愈来愈大。


       猎龙者看到了银色的鳞片,在雪里。

她听到耳边响起一句高傲的,洒脱的,


        “有种死人叫屠龙者!”

   

  

      风声越来越大,嘹亮的龙吟响彻雪原。

       
      白龙幻化,银甲闪闪。

――――
小剧场

李白:尼玛老白龙又在我家门口嚎啥,又把门钥匙跳没啦?

老白龙:(委屈)